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一脸发蒙
    ,

    随着这一场战役胜利的消息传出以后,九州陷入了巨大的轰动。

    尤其是张氏老祖当众宣布新王朝的国号时,也成为一段家喻户晓的谈资。

    今后,大瀚王朝正式接管九州!

    经历了熊熊战火的王都,也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投入下进行不断地清理完善。

    凡是参与此战的人,无一例外都引以为豪。

    在阴暗的牢笼内,一位面容疲惫的中年男子狼狈地捆绑在大柱上,披散着头发的他,灰尘遍布脸容,浑身上下都是累累的伤痕。

    很难想象,这曾经是一位驰骋沙场报效国家的将军!

    他的名号,为天启。

    此时的夏梁谷两眼无神,在这大牢已经度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在前面的时候会屡次遭到法宝毒打,被封住修为受到捆绑的他,根本就无法产生半点的反抗。

    到了后来,就没有人在来,自己就像是被世人遗忘一般。

    其实,夏梁谷的心里对此非常庆幸。

    据说开始是要废掉他的丹田以作惩罚,接着就被镇玄大将军和一众将军联名拦下。

    故此,这才免受这一祸患。

    要是丹田真被废了,对于一金丹修士来说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可是在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在这冰冷的大牢内,夏梁谷独自一人孤独地待着。

    随着时间的变化,他已经麻木了。

    脑海里,有时还会想起以前的种种画面。

    家族的一切,在沙场的征战,弟兄们相互玩笑,突破境界荣登金丹……

    直到兽潮祸乱,他被派去青云州援助。

    至此,他遇到了那一位宛如圣人的强大男子!

    到了太虚宗邪乱以后,那位存在更是犹如神助镇压一切!

    “张氏老祖……”

    一道喟然的长叹声响起,夏梁谷脸色灰败,苦笑道。

    直至现在,他还是没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今生今世,他夏梁谷只做自己对的事!

    “也不知,夏家怎么样了……”

    夏梁谷叹声道。

    他在押送入天牢内后,镇玄大将军和一众将军都有来看望他。

    所以,也只好厚着脸皮委托他们照料一下夏家。

    不求保住原有位置,只求能在危机关头照拂一二。

    现在时间过去那么久,外界是什么样自己也都无法知晓。

    在这里,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哎,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夏梁谷用后脑勺磕了磕大柱,满脸无奈地道。

    他的眼神,充满希冀之意。

    咚咚咚……

    这时,脚步声密集地响起,这一下就让夏梁谷一个机灵。

    他将目光投去,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乖乖,这该不是记起他了,又要继续施加残酷的毒打之刑了吧。

    好像听这脚步声,来的人还不少……

    吱嘎一声,漆黑的大门被打开。

    旋即,一道身影飞一般地冲掠过来,跪倒在他的脚边。

    “爹!您受苦了啊!”

    伴随着一道些许哭腔的声音响起,一位面容粗犷的高大男子心痛地道。

    看长相,同夏梁谷有几分相似。

    他就是夏家的家主,夏之豹!

    看着跪倒在地的亲生儿子,夏梁谷猛地愣住,惊呼道:“你怎么进来了?!”

    他不敢相信,在被囚禁天牢的期间,自己的儿子还能专程来进入到里边看他。

    要知道,这在以前是万万不可能的。

    毕竟当初看这圣上的架势,简直是要他活生生地囚禁到死为止。

    一切家属,都不能与之碰面。

    怎么如今却……

    夏梁谷反应过来,惊喜道:“之豹,是不是圣上宽恕我了?”

    他的心底升起一个希望。

    听到这话,夏之豹苦笑,摇了摇头。

    “这……”

    夏梁谷脸色一僵,眼神灰暗,“为父我命中注定要遭受此劫,罢了罢了。”

    见到父亲这副模样,夏之豹差点笑出声,他站起身,招了招手。

    旋即,两位身披战甲的士卒踏步而来,使用特定的钥匙将捆绑在夏梁谷身上的锁链给打开。

    听到清脆的开锁声,夏梁谷瞪大眼睛,“不……不是……”

    “爹,孩儿扶你。”

    夏之豹伸出手扶住这位一脸发蒙的中年男子,恭敬地道。

    此时的夏梁谷怔怔地看着,“之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要说圣上没原谅他,能将他强行释放就是公然劫狱。

    可偏偏有专门的钥匙打开,看样子还很轻松淡定。

    既然这样,这明摆着是要放了他呀!

    “爹,孩儿带你出去看看吧。”

    夏之豹神秘一笑,拉着自己的父亲走出门外。

    映入眼帘的一幕,一下子就让夏梁谷傻眼在当场。

    “这……这……”

    他张了张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出来了。

    在面前的站着一众人。

    除去镇玄大将军和几位将军等人,还有几位无比意外的存在。

    为首的,是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

    他剑眉星目,脸容俊朗,虽没有种种的异像缠身,但那股独特的气质却让人不由自主地看去。

    张氏老祖,张逢九!

    “你……你怎么会来到这?”

    夏梁谷震惊道。

    他是真没想到,圣上恨之入骨的张氏老祖,会有一天来到这里相遇。

    难道说误会解除了,一切都已经澄清?

    在短短的几秒内,夏梁谷想到诸多可能,最终认定了这一条。

    看来,是张氏老祖亲自前来朝廷同圣上解释,终于让解除了这个误会。

    虽说看起来很玄乎,但现在也就只有这样了。

    一时间,夏梁谷内心深受感动,连忙大踏步地过去,激动道:“张道友,夏某感激不尽,要是没有你亲自前来同圣上澄清真相,我将永无宁日啊。”

    闻言,众人愣住。

    他们面面相觑,神情古怪,且都带着一丝笑意。

    “咳咳……”

    身为镇玄大将军的匡龙轻咳几声,苦笑地摇了摇头。

    其他的几位将军也笑了笑,没去说些什么。

    看到同僚这般作态,夏梁谷摸不着头脑。

    “说什么呢,大离早就灭了,现在是大瀚王朝,也就是以我张家为尊。”

    张逢九面带微笑道。

    听到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夏梁谷犹如被惊雷一道道劈中般,如同木头杵在原地不可动弹。

    在过去两个呼吸后,他呼吸急促,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你说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