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千一百七十七章 始祖印记一道道
    ,

    炼神花曾是帝尘的寄生植物,对此石叽娘娘有所耳闻。

    这株凶性植物,能够在短时间内,成长到这等高度,刷新了她的认知。但也因此,可以理解尸魇为何能证道始祖。

    石叽娘娘心有顾虑,对神界忌惮极深,道:“张若尘救鸿蒙黑龙,恐怕会惹出神界长生不死者的真身。若被揭破,定适得其反。”

    “此事我自有安排。”

    那道白衣身影继续道:“其实,当前最大的威胁,是即将破境九十六阶的第二儒祖,这是一个会打破平衡的重要因素。”

    “姑娘可有办法将他找出?”石叽娘娘问道。

    白衣身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沉默半晌,道:“我若出手,就意味着最后的决战,那么冥祖的死便没有了意义。此前,冥祖派系遭受的所有损失,就真的成了无谓的损失。”

    “也罢,让他破境吧,这辉煌末世若没有一尊九十六阶的精神力始祖,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

    “石叽,你的机缘到了!”

    石矶娘娘本就美若星辰的眼眸,浮现出涟涟神采,道:“请姑娘为我指一条大道之路!若进阶始祖,打破的平衡,就由我将其扳回。”

    “将他们全部叫过来吧!”白衣身影淡淡吩咐一句。

    青衣笛女和魔蝶公主起身而去。

    “见过女皇陛下。”

    青鹿神王顶着一颗鹿首,看着飞在半空的魔蝶公主,立即行礼,笑容可掬。

    魔蝶公主背上是绚烂的火焰蝶翼,身材火辣,嫣然一笑:“叫女皇,都把人家叫老了!前辈乃绝世半祖,千万别向我一个小辈行礼。”

    青鹿神王连连摇头,郑重道:“公主殿下虽年轻,但修为境界已是世间罕见,身份地位何其尊贵。反观老朽,不过一个无家可归的落魄之人,怎敢骄狂?”

    魔蝶公主可不会被这老东西一顿猛夸便飘飘然,反而对青鹿神王的评价又高了一等,警惕也多了一分。

    今日之前,她在宇宙中的身份不显,哪有可能入半祖的眼?

    但青鹿神王只看一眼,就知道她的身份和来历,可想而知对方对宇宙诸神和各方势力是何其了解。

    难怪当年还是圣境修为的张若尘,能入他的眼,被他针对。

    这是何等远见!

    “走吧,姑娘要见你。”

    魔蝶公主振翼而去,于前方引路。

    “姑娘?”

    青鹿神王暗暗嘀咕一句,暗中闪过一道思索之色,跟在后方,落到莲叶绿岛上,与魔蝶公主沿廊桥前行。

    这位魔蝶公主,出身千蕊界天火魔蝶一族,在最近二十万年的年轻一代中只能算小有名气。同代中,不说与威震宇宙的张若尘、阎无神、池瑶相比,便是与罗生天、婪婴、阎皇图相比,也相差甚远。

    直到张若尘大规模开启日晷,她搭上这股东风,加上算是百花仙子纪梵心的娘家人,得到了诸多好处,修为才实现快速提升。

    在青鹿神王的记忆信息中,她最多也就大神层次。

    可是,真的只是大神吗?

    对方身上有一缕高深至极的规则秩序环绕,青鹿神王无法看透她的修为境界。但,面对半祖都能不怵,境界又怎么会低?

    青鹿神王心中念头万千,暗道:“剑界高手如云,张若尘更是感知了得,难道就没有察觉魔蝶公主的修为有异?”

    他的好奇心被勾起。

    很想知道,魔蝶公主所说的“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居然可以在张若尘和剑界一众高手的眼皮子底下玩转风云。

    就在这时,青鹿神王看到立在廊屋中心英姿挺拔的张若尘,再平稳的心境,也是一怔。

    什么情况?

    第二个张若尘?还是说他本身就是张若尘?

    张若尘不是去天庭了吗?

    张若尘不是说,不能让石叽娘娘知晓他还活着的消息?

    青鹿神王看不出任何破绽,心中一团乱麻,理不清头绪。

    “以不变,应万变吧!”

    青鹿神王恭恭敬敬行礼:“见过帝尘,娘娘!”

    石矶娘娘、张若尘、魔蝶公主皆含笑盯着他,并未言语。

    因为她们也不清楚,姑娘为何要见青鹿神王?为何要让青鹿神王知晓此间之秘?

    远处的白衣身影,青丝垂直腰际,以缥缈如幻的声线道:“石叽,你修炼的有尽之道,已经达到半祖极限了吧?”

    石叽娘娘道:“有尽,是一条始祖路,但我感觉真的达到了尽头,无法寸进。或许,这就是我资质的极限!”

    “有尽,在于吸收宇宙中的物质以自养。宇宙中物质无尽,你怎可轻易说自己走到了路尽时?”

    白衣身影继续道:“天地诞生之初,只有时间和空间,后来某一时刻,黑暗和光明同时诞生。”

    “光明发散,衍变为我们可以看到的一颗颗星辰。黑暗收缩,化为黑暗之渊无尽辽阔的大地。”

    “光明的物质和黑暗的物质是一样多的!你若能够炼化吸收黑暗之渊中的物质,何愁有尽之道不成?”

    石叽娘娘明白“机缘到了”是什么意思了!

    黑暗之渊中的太古生物,先后经历始祖混战的创伤和永恒天国一战的惨败,再加上鸿蒙黑龙被锁,算是彻底落幕,注定要衰败灭种。

    黑暗之渊进入最虚弱时期。

    宇宙中,所有强者的目光都被鸿蒙黑龙吸引,第二儒祖又闭关不出。

    的确是绝佳机会。

    青鹿神王忍不住道:“黑暗之渊还真就是黑暗之源?老夫明白了,难怪太古末期,太古生物的老祖宗会去黑暗之渊寻找延续之法。”

    见众人沉寂,没有回应。

    青鹿神王倒也不尴尬,讪讪笑道:“恭喜,贺喜,娘娘本身就主修黑暗之道,与黑暗之渊中的物质完美契合,若能全部炼化,等同吸收半个宇宙。届时,还有几人敌?”

    石叽娘娘脸上没有太多笑意。

    因为她很清楚,物质是需要境界来承载。

    有尽之道的感悟,才是始祖境的基础。感悟不到那个层次,能够吸收的物质也就有限。

    那道白衣身影,道:“倒也没有半個宇宙!从太古至今,黑暗之渊中的物质,有太多被带到上界。”

    “修炼黑暗之道的神灵,大多都会去黑暗之渊凝聚神境世界。便是辽阔的三途河流域,最初的物质基础,也是从黑暗之渊挖出。”

    “浩瀚星空,光明世界,无处不在的黑暗,就是一代又一代生灵,从黑暗之渊中带出来的。”

    “石叽,你似乎没有多少信心?”

    石矶娘娘道:“回禀姑娘,对我而言,信心二字其实没有意义。始祖之境,我会全力以赴去争取,这是我心中的渴望。同时也会理性接受失败,对自己有清醒认知。我知道这种性格,与始祖改天换地的超然气魄背道相驰,但这就是我,改不掉了!”

    魔蝶公主笑道:“历史上那些始祖,大多固执、执着,甚至是偏执,意志极其坚定,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直到头破血流,直到撞破南墙。”

    “能证始祖大道的人,不需要我帮助。不能证道始祖的,自然是存在某种缺陷,既然你为我做事,我岂能不助你?我既然助了,也就不会浪费时间,你一定有成为始祖的机会。”

    远处的白衣身影,抬起右臂,以指尖在虚空勾画一条条明亮的大道纹路。

    青鹿神王小心翼翼抬头望去。

    只感觉,半空中每一条大道纹路,都蕴含无穷无尽的天地规律,是天地规则最本源的体现。

    这些大道纹路,很快交织成一道印记。

    “这道’有尽始祖印记’赐你,伱慢慢悟吧!能不能证道始祖,就看你的造化。”

    “哗!”

    白衣身影手臂轻挥,始祖印记飞出去。

    光华一闪,没入石叽娘娘体内。

    每一位始祖,都有自己独有的始祖印记,一旦修炼出始祖印记,就等于跨入始祖门槛,距离真正的始祖境,只差时间积累。

    这也太震撼了!

    青鹿神王倒吸凉气,每一道始祖印记,不都是证道始祖者独有的吗?

    这位“姑娘”,难道也是修炼有尽之道达到的始祖境?

    石叽娘娘心中的震撼远胜青鹿神王。

    因为,她发现这道有尽始祖印记,与自己的道完全契合,就像是量身订制。这与当初七十二品莲得到九首石人的九首始祖印记的概念,完全不一样。

    若将半祖巅峰破境到始祖,比喻成一道谜题。

    那么对方就等于是将谜题的推导过程与答案一起,全都告诉了她。

    她只需要吃透这个推导过程,得出属于自己的答案,就等于是解开谜题,水到渠成的踏入始祖境。

    若说在此之前,她证道始祖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二三。

    现在,她至少有三成把握了!

    石叽娘娘立即俯身行礼,道:“得有尽,始祖可期。”

    “有尽之道,算不得什么,上限早已注定。后土娘娘的无尽之道,才是真的奥秘无穷。”白衣身影语气中,也不免赞叹。

    这时。

    青衣笛女带领九死异天皇和老酒鬼,来到廊屋中。

    看到站在里面的张若尘和青鹿神王,几人自然是大眼瞪小眼,心中又多了一团乱麻。

    青鹿神王当然看得出,青衣笛女乃是神器天道笛的器灵,联想到魔蝶公主,心中对那位“姑娘”的身份已有大概的猜测。

    但九死异天皇和九天这两个老bu死的,怎么也在?

    面前这个张若尘,莫非真的是张若尘?

    青鹿神王有一种自己被这两口子玩了的感觉,自己这个卧底到底还卧不卧?

    “见过冥祖大人!”

    九死异天皇和九天齐齐行礼。

    冥祖?

    冥祖到底死了没有?

    青鹿神王一贯自诩老谋深算,但今天遇到的怪事太多,被震撼了一次又一次,大脑现在是一片空白。

    他觉得,自己需要很多时间,才能理清头绪。

    另一头,老酒鬼眼睛很不老实,一直在对张若尘挤眉弄眼,像是在眼神交流什么。

    张若尘笑道:“你这老家伙不错嘛,跟随冥祖,精神力竟然突破到了此等高度。”

    “你早就知道她是冥祖?”

    老酒鬼气得差点跳了起来。张若尘道:“不然呢?”

    老酒鬼正欲发作,却感受到一股恐怖的灵魂威压传来,立即缩了回去,宛若霜打的茄子,半分脾气都不敢有。

    “异,你走的是大魔神的路吧? 大魔神和九首石人的始祖大道,我皆推演过,可以画出他们的始祖印记。”白衣身影道。

    “咚!”

    九死异天皇立即单膝跪地,道:“愿为冥祖大人效死命。”

    “距离大量劫,已经不到一个元会。时间太短,以你的天资与现阶段的修为,就算得到这两道始祖印记,走他们的路,证道始祖的概率,也只有千一,百一。”白衣身影道。

    九死异天皇道:“哪怕希望只有万一,异也一定拼尽一切去争。哪怕不能证道始祖,修为能够大幅度提升,总能为冥祖大人多分一份忧。”

    白衣身影在虚空勾画出两道始祖印记,打入九死异天皇体内,道:“不需要你效死!你去过神界,便再去一趟,留在神界。”

    感受到体内两轮神阳一般璀璨的始祖印记,九死异天皇情绪高涨,激动万分,正欲开口。

    白衣身影又道:“莫要感谢,这两道始祖印记,既能助你悟道,但同样也能杀死你。”

    九死异天皇如被泼了一盆凉水,瞬间冷静下来。

    “我的秘密,绝不能半分外泄,一旦他动了背叛念头。两道始祖印记就会化为两团烈焰,将你烧成灰烬。”白衣身影平静的说着。

    九死异天皇道:“冥祖有令,异自当前往神界,绝不敢有背叛之心。”

    九死异天皇离开后。

    “青鹿,你知道你为什么可以知道这么多秘密吗?”

    白衣身影的声音传来。

    终于轮到自己了!

    被震撼得麻木的青鹿神王,腰弯得更低,脸都快贴到地上,道:“老朽愚钝,请冥祖大人指示。”

    “因为只有你知道得足够多,心中才会对我足够畏惧,再不敢生出半分异念。”白衣身影道。

    青鹿神王见识过她的厉害后,哪还敢有半分别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就算有始祖级的战力,也远远不够看。眼前这座山峰,太高了,高到让人绝望。

    同时他也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古往今来,三界万道,照神莲最能帮助修士悟道。能够帮助半祖参悟始祖大道的,只能是冥古照神莲。

    张若尘的一品神道,虽然也能帮助修士修炼,但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哪能与眼前这位相比?

    眼前这位,可是从冥古活到了现在,宇宙中的道法有她不清楚吗?

    恐怕将每一位始祖的道,都研究得极为透彻。

    白衣身影道:“要培养一尊始祖,难如登天,我只能多方下注,你们之中若有一人得道,便是万幸。可惜,天姥、酆都大帝、池瑶、极望、血绝这些真正有始祖之资和始祖心魄的人,意志太过坚定,不能为我所用,只能退而求其次。”

    “你的上一世阿修罗,是冥祖引导,一步步登临始祖之境。我略有研究,勉强可以画一画。”

    “我不管你是如何从灰海活下来的,也不管你是不是别有居心。我只一个要求,破境始祖,为我所用。”

    话音刚落,青鹿神王双膝跪地,重重磕头:“愿效死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