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九八章 赌场之乐
    见嬴政、韩行烈已在美女们左拥右抱之中去赌钱了,雨依公主淡然一笑,却问太平公主:“老祖宗,咱们不赌钱,干什么?”

    她的眼睛始终没瞧嬴政、韩行烈,似乎当他们不存在,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他们有点不爽快,因为,连嬴政也忽略了自己,这是她最难接受的。

    平时在宫中,虽然姐妹们也有争风吃醋,可,谁也不会像这些妖艳的女人,一个个都故意卖弄风骚,眼中的春意几乎就是妓女的本色了,像就是要故意将男人引入地狱似的!

    “嘿嘿,雨依丫头是不是在吃醋啊?哈哈,你瞧瞧,我哥哥不也一样左拥右抱吗?哈哈,这是现代社会的社交礼仪,当然,也要有分寸就行了!放心了,他们想过火时,咱们会及时制止的!哈哈,我倒不是怕他们乱来,而是现代社会的人很复杂,万一那些女人有艾滋病,他们就完了!所以,安全第一,哈哈!”

    太平公主大乐,又见雨依公主神情紧张,显然,在为嬴政担心了,就笑了:“丫头放心了,嘿嘿,这些女人常体检的,只有身体健康的女人才可以进我们的私人游轮!而且,每天我们都会为她们体检的!哈哈,我们也怕我哥哥有时候会兽性大发,乱干嘛,嘿嘿!不过,我哥哥从来不会出错!”

    “是,多谢老祖宗,可是,咱们这会儿玩儿什么?总不至要我去跟那些妓女一起侍候政哥吧!唉,我可不想去这样争风吃醋!”雨依公主叹息了,一脸皱眉相。

    太平公主哈哈大笑了,随后,才乐了:“你这丫头有点意思哈,吃醋的女人最难看!好了,你可以去陪梅儿、若曦啊,跟她们一起做晚餐!当然,还有子时的夜宵!如果累了,你就去看星星啊,机会很难得的!假如你这丫头要跟我们一起上天,这星相学你还是要学的,至少,要懂得如何看星星!这对于我们的未来很有帮且,走吧,我先带你去看星星!”

    随后,太平公主就教雨依公主如何使用天文望远镜,等他熟练了,就让她自己看了,走时交待一句:“慢慢看,越慢越好看,很好玩儿的,可惜,距离我们太遥远,咱们目前还去不了!”

    言语中却有自信,显然,对于打开外太空空间很有兴趣,也非常有信心。

    雨依公主才看了一会儿,就兴趣大增,就一颗星星、一颗星星地瞧了,旁边已打开了电脑,随手查找她感兴趣的话题、内容。

    发现竟有网友在评论各种天文现象,她就一边看评论,一边看星星了。

    上官婉儿上来了,见她如此认真,笑了:“慢慢看,咱们的时间多得很,哈哈,等你回了大秦,我们跟你特殊待遇,嘿嘿,我们跟你装一个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只不过没有电脑,因为充电太麻烦,不过,如果你这丫头实在喜欢,咱们给你弄一个太阳能充电的高科技电脑!”

    “啊!”雨依公主闻言,大乐,甜蜜地笑了:“我太喜欢了,多谢婉儿姐姐!”

    上官婉儿得意了:“哈哈,不客气,我们只是动脑子,花钱、出力的事儿嘛,还是我们太平亲自玩!好了,你慢慢看,不要用眼过度,最多一个小时,就必须休息十分钟!”

    “知道了,多谢婉儿姐姐!”雨依公主感激地说,随后,已开始休息,脑子却进入了思考状态。

    上官婉儿随便看了几眼,就笑了:“这些星星的位置也经常变化的,我们要掌握其中的规律,可惜,咱们还没有把握住它们的规矩!有些星星变化太快,咱们跟不上,即使我们大唐那里的观测,也不能精准,也许,真的要到了外太空才行!但愿,我们能有机会!”

    “哦,我有点明白了!那,我们大秦是不是也要做记录?是不是也要安装很多个观测点?”

    雨依公主已进入状态了,渐渐明白了她们的计划,有点想早点进入她们为她预设的轨道了,况且,她根本无法拒绝如此强大的诱惑!

    这简直就像吃甜点,最可口的甜点,吃完了第一口,就忍不住吃第二口,甚至,一直吃下去,哪怕撑着了!

    太平公主再上来时,见雨依公主还在瞧外星球,同时,又在查资料,就笑了:“还好,你这丫头是咱们从小就培养的,功底还算深厚!不过,这是一件非常浩大的工程,不是几个人,又或者短时间就可以搞得定的!哈哈,我们在打一场最伟大的仗,咱们要玩上万年的,嘿嘿,幸好,我们都能长生不老!不过,你们还不行!”

    “啊!”雨依公主闻言,又是一脸羡慕之情了,又在幻想长生不老了。

    上官婉儿笑了:“丫头,不准太贪婪!你是我们的丫头,但凡事要按规矩来,关键看政儿的进度,你这丫头要随时鞭策他,咱们就事半功倍了!听说那泰阿神剑必须要由政儿提炼之后,我们寒哥哥用起来才更爽快!”

    “哦,原来如此!我说嘛,哈哈,老祖宗为什么便宜政哥,原来是这个原因!不过,这泰阿神剑又拿来干什么?”雨依公主仍然一脸茫然。

    太平公主见她很感兴趣的样子,可,连她也没答案,叹气了:“泰阿神剑只是副剑,关键是我们的乾坤神剑能不能将功效发挥到最大,所以,泰阿神剑只是备胎而已!只不过,如果我们梅儿姐姐用泰阿神剑,和我哥哥、我一起全力以赴,当然,还有雨哥的轩辕剑,咱们就可以冲开通道了!”

    “啊!”闻言,雨依公主已惊讶得合不拢嘴了。

    这些事情对她来说冲击力实在太大了,不亚于听见了天方夜谭里的故事,但,每一件事情又都那么真实,令她都已欲罢不能了。

    太平公主见她的兴趣越来越大了,又在摆弄天文望远镜,就笑了:“好了,丫头,休息了,我们可以去看看他们赌钱了!当然,你如果有兴趣,也可以赌一下!”

    “啊,我们也可以去赌?那,老祖宗你赌不赌呢?”

    “不赌,不过,我喜欢看我哥哥赌,哈哈,他是赌神嘛!”

    太平公主已一脸开心了,拉着她们就去玩儿去了。

    嬴政、韩行烈已基本明白了如何赌博了,玩得也很开心,却输多赢少,一个个筹码轻轻松松落在了别人的前面!

    等他们将筹码都输光时,赌瘾却上来了,却没有筹码,只得可怜兮兮地看着小寒

    小寒却冷笑了:“没用的东西,我教你们的东西都忘到九天云外去了?嘿嘿,赌博也要讲究技巧的,将你们学的东西都用出来,特别是定力,懂吗?好了,每人再给你们五个筹码,再输了,我就打你们屁股!”

    说完,真的只给他们一人五个筹码了!

    韩行烈叹息了:“老大,这五个怎么够啊?不如,十个,如何?”

    “嘿嘿,你这小子真是没出息!哥哥,要不要你亲自上场,表演给他们瞧呢?”太平公主笑了。

    小寒也叹息了,却一脸开心:“哈哈,没问题,那,本王子再教你们一招,好好地学着点!”说完,只拈了一个筹码就上场了。

    “啊!一个?”无论嬴政,还是韩行烈见状,都惊呼了。

    哪知小寒到了赌博,只随便赌了十几次,就赚了一百多个筹码,随后,冷笑道:“如何?看懂了吗?学到什么了?”

    闻言,无论韩行烈,又或者嬴政,都满脸惊讶,却又一脸无奈,似乎没学到任何东西。

    雨依公主笑了:“哈哈,我明白了,原来,老祖宗竟是这么玩儿的!我来试试,不过,我也要五个筹码!”

    “切,五个?行啊,十个也可以!”太平公主立刻就从小寒的筹码中取了十个给她。

    雨依公主大乐,得意地道:“大哥、政哥,跟我学啊,本公主赌给你们看!”

    她率先去的是买大小!

    见骰子掷出来了,庄家已停止晃动了,一切都静下来了,每个人都在下注了!、

    买大的人很多,似乎所有人都赌定大了!

    雨依公主只摸出来一个筹码,却买小!

    只三个人买小而已,很少,还不足买大的十分之一!

    但庄家开出来,居然是小!买小,一赔三!

    一下,雨依公主的筹码多了两个!

    随后,她又赌了五次,只输了一次,赢了四次,而筹码却多了十个了!

    嬴政叹气了:“没想到雨依竟是赌道高手,为什么?难道,赌钱也需要天分?雨依,能不能传点道给我啊?”

    雨依公主一脸沾沾自喜,正想说话时,小寒的声音传出来了:“这是技巧,也是心理战,好了,雨依,你们可以在床上传道!哈哈,在这儿不准乱说,不准挡别人的财路,明白吗?”

    雨依公主只得变脸,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福至心灵!韩行烈一拍大腿,马上就杀入赌场了!

    果然,这回他的成绩比之前好多了,只输了两次,而且,每次都一个筹码!

    却赢了五次之多,每次却投了至少三个筹码,一下,他的筹码就到了二十个了,成绩不小,脸上也一副笑容了!

    嬴政思索了一阵,也去赌博了,但仍然输多胜少,才七次,就将五个筹码都赔光了。

    他叹息了:“看来,本公子今天的赌运欠佳,算了,来日方长,哈哈,咱们以后再玩儿!”

    这次,他的心情好了一点,眼睛却一直在瞄着雨依公主,显然,要她传道了!

    太平公主瞧在眼睛,笑了:“很好,你小子的气度还不错,也有赌品,愿赌服输嘛,哈哈,这小子有意思,明天肯定能赢了!”

    “哈哈,应该如此吧,我们也饿了,吃东西去!走了,政哥,咱们明日再来大杀四方!”雨依公主已拉着嬴政,亲热地侍候他去吃东西了。

    嬴政已将雨依公主抱在怀里,亲吻了一阵,要她传授赌钱之术,小寒再次阻止了:“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你们两个不得说不该说的话哈!一会儿,你们上床之后,怎么说都无所谓,哈哈!”

    “老祖宗太可恶了!”雨依公主的脸红了,嗔道。

    太平公主哈哈一笑,乐了:“嘿嘿,丫头,咱们在现代社会呢,上床,正常啊,哈哈!一会儿,我和梅儿、婉儿,还有若曦,也要侍候我哥哥啊!好了,记住了,秘密就是秘密,如果,大家都知道了秘密,那,赌博还有什么意思啊?梅儿,斟酒,葡萄酒,哈哈!”

    随后,又调笑了韩行烈几句,才和小寒一起敬酒了。

    肖雨的收获也不小,他也越来越喜欢赌博了,或者说,赌博也成了他的消遣方式!

    令他们吃惊的是,女娲娘娘的收获也不小,她竟赢了两百个筹码!

    “嘿嘿,还是我们母后最聪明,做什么都一流,母后英明!”上官婉儿一脸讨好之意。

    “就是,娘娘就是娘娘,做什么都一级棒,哈哈!”林若曦也拍马屁了。

    女娲娘娘笑了:“嘿嘿,我的赌术嘛,寒儿传授一点,我自己也会一点,所以,就轻轻松松了!政儿,这凡事都是赌啊,比如,国家也是赌,你凡事都要看得更开一点,心胸更宽阔一些,那就凡事都轻松、愉快了!哈哈,还是寒儿最爽快,行了,咱们吃夜宵,我也有点饿了,婉儿,你侍候我!”

    “诺!嘿嘿,母后最喜欢的龙虾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我们梅儿、若曦已经都处理好了!不过,有几只娘娘自己剥!母后操作一下还是必要的!”上官婉儿笑了。

    女娲娘娘满意地笑了,举了酒杯,和他们一起豪饮,神态又是另外一种风采,竟连太平公主都喜欢得不得了,将她推进小寒怀里,要他侍候她了!

    嬴政已渐渐明白过来:原来,这赌博也是培训他的一种方式!看来,自己要学的还很多,路,还长得很,只有一步步走下去了。

    回到房间,听了雨依公主观星的感觉,他更明白了他的责任:磨炼,他也是一把剑,小寒他们精心磨炼的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