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异能篇 第四百五十二章:吾以天下为棋!
    回到金碧辉煌的殿堂内部

    “城主..”

    凭借先前出门时的印象,西蒙在回来后,当然是直接往深处那张用餐的长桌走去的,但临近却发现原本小月坐着的位子上已经空了,她人不知去向,刚巧这会衣冠楚楚的管家朝他走过来,西蒙便对他问道:

    “小月姑娘呢?”

    闻言,管家将头转向了某个方向,西蒙顺着这个方向往前看去,远远的,看到小月正站在这间教堂横惯左侧的某位天使的雕塑下,抬首瞻观。

    因为距离的关系,她的身体站在纯金的雕像前,显得格外的娇小。

    “..”

    本能驱使着他转过头来,看向小月刚刚所坐的位置,面前摆放的餐盘根本就已经空了,连点残羹都没剩下..

    “小月姑娘对天使感兴趣么?”

    西蒙从背后缓缓临近,听起来貌似有些温柔的嗓音也是从背后传来。

    “没有..”

    闻言,小月被他打破了美好的恬静,转过头来,回复他道:“我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是这样啊..”

    垂手翩然走来她的身旁,转头朝她温馨一笑,也未觉得尴尬,遂而抬头上看..

    西蒙对这些天使名称与典故肯定是再熟悉也不过了,只是象征性的那么看了一眼,便笑笑说道:“这是治愈天使拉斐尔,大天使之一,是圣经传说能够赐予人类包括精神与信仰,最完全治愈术的天使,但同时却也有人说他是地狱冥府的守卫,在你们明国的历史里面,冥府就象征着死亡吧?..”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来再次对着小月笑了一下,倒是颇有些别有深意的味道,恍若无事那般接着说道:“另外要说起跟他有关的事的话,那就是他在众天使里面象征的属相跟你与周殿主一样,都是无处不在的风..”

    明明事先已经从小军师那里得到过她与周逸寒吵闹一场的消息,他却好像是故意的在小月面前提及起周逸寒来,想要看看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而事实也证明,他成功了..

    小月本来就有些不太美妙的脸上,嘴角顿时压得更深了,冷言冷语的回答他道:“是么..我不知道!”

    说完,她转身就走,再不在这塑雕像前多站一秒了。

    “小月姑娘,请先别生气啊..”

    恐怕她会突然做出如此过激的反应,就连西蒙都是没有想到的,这使得他心里面天秤往“相信真实”的方面偏移了少少的一分,连忙拔腿追了上去,跟在她的身旁装作很慌张的连连道歉道:“要是我说错了什么话的话,还请你海量宽宥,往后我必不会再说了,你们明国不是也有“不知者无罪”这句话吗?..”

    仿佛他就吃准了小月不会去戳穿他一样,小月也很清楚他这根本就是在做戏,目的就是想要试探自己与周逸寒之间的关系。

    以她此刻的立场而言,显然是要装出一副相安无事的样子对她而言是最有利的,哪怕小军师已经在事前告诉过他刚刚发生的事..

    但她此刻的心情却是真的不好,根本就懒得去陪他做戏,一心只想要赶紧把答应帮他制造星魔神的引擎的麻烦事给解决掉,然后她不是才能抽得出时间去处理周逸寒那边的事么?

    “赶紧把你弟弟和2012号叫回来,现在早饭已经用完,我们该出发了!”

    烦躁的人脾气总是特别大,连在这片广袤无垠的末世上,被称为“次级城第一”的星都之主西蒙,她也是说凶就凶,看得此刻所有在场的守卫、管家一类的人物,都难免心底一阵突突..

    心道:他们神都的人也未免有些太彪悍了吧..

    别的不说,就被她这般凶着,西蒙还嬉皮笑脸的黏在她身边呢..

    “好嘞,就听小月姑娘你的,我们现在就出发,2012要留下来替我打理城内的事务,而我弟弟霍普..他知道地方,我们就不用等他了,回头他会直接到研究所找我们的..”

    到头来,结伴上路的还是他们两人,真不知道耽误那么多的时间是图个什么。

    “出发!”

    两人再度重新踏出教堂华贵的厅门,只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们是两个人,而且原本在门口排成两排警戒的星卫们也都跟他们一起出了门,看起来是要作为护卫,一路送他们前往星魔神的研究所。

    虽说他们这一票子人可能加起来都不如小月一个人有用,但西蒙好歹也是一城之主,出行怎么也要有些仪式感嘛。

    “城主!..”

    算上身旁维护的保镖,他们一行十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星都馆门,半途遇到的所有馆内工作的人员都会恭敬的躬身行礼,并主动让开到一旁。

    出了馆门,门前早已有专员将两辆星舟停靠在了门口。

    此行非彼次,现在是晴天朗日的白昼,而且是他们正式开始引擎研发的日子,总不能说是叫小月还徒步走着过去吧?

    “星舟:开启卫星视图,定位生活区、商业街、星繁广场!..”

    还是那一套熟悉且繁琐的流程,用来启动星舟。

    在配置上是小月、西蒙与两名星卫一车,其他所有星卫挤另外一车。

    这种被星都命名为“星舟”,一手主导研发出来的飞行巴士,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真大大减少了人类出行时的不便,独到且宽敞的特别内饰,完全可以容纳一家人轻松出游,还不会感到有任何拥挤的感觉。

    唯一让人觉得可惜的就是:它被研发出来的时间太晚了。

    末世四年,人类在科技上发展已经远超曾经几十、甚至上百年,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都被顶着压力发明了出来,一次再一次的刷新了人类原本对“科技”二字的既定观念!

    相信不只是我,有很多人都会去想,如果在四年前人类就有这样的科技水平,那么在与影魔一族的“末世浩劫”一战里,我们还会输的这般惨么?

    “小月姑娘,从今天起我们可能就要变得忙碌一段时间了,因为星都馆与星魔神的研究所之间距离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远,我就在邻近的闹市区里面给你找了家还算不错的酒店..”

    “如果你觉得总是要这么两地跑太过麻烦的话,可以住在我为你单独包下的那间套房里..”

    “当然,要是你不愿意的话,星舟也会一直停靠在门口,随时可以接送你往返两地休息!..”

    在前往星魔神研究所的路上,西蒙跟她提起了自己擅作主张做出的决定,并且还生怕她会不高兴的把最后一句话,以很快的速度赶紧补充上。

    “不用那么麻烦,就住酒店吧。”

    但他没想到的是,小月居然很痛快的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哪里会知道小月现在正想着要搬离周逸寒的房间旁边,先躲开他们一阵子呢。

    家家的那句话给她留下的印象很深刻,小军师在对他说及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不可能详细到把每句话都复述过来,那些与主线剧情无关的话,就被她给当做无用的东西省略掉了..

    这是件好事,虽然少了许多的乐趣,却也同时少掉了许多的尴尬。

    星舟一路御天而行,除了在云桥上耽误过一点时间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以直线距离飞着飘过的,以至他们到达停靠星舟的繁星广场的时候,天空头顶上的乌云才刚刚有一点点被拨开的趋势。

    “走吧。”

    最后,在被众多星卫拱卫的情况下,他们经由已经算是最不显眼的火锅店后门,进到了店里面。

    星魔神的动能引擎研发开始了,到底什么时候会完成谁也说不好,但西蒙却对他自己一手主导研发出来的这项研究特别的有自信!

    从他为什么在现在明明如此紧张的时刻,却还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星魔神最后一步的目的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了,除了安装在家家身体里面的特制炸弹,这可是他专门用来对付周逸寒的一张最后王牌了!

    那它的能耐能差的了么?

    话分两头..

    从宿舍门前那场说不上有多激烈,但却绝对残酷的闹剧过后,周逸寒与家家先后回了宿舍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这在世上大多数人的眼里,都是香艳、能够引发无限遐想的一幕。

    但事实上,却真的什么也没有..

    小月因为家家那番胡乱的说话对他感觉到了失望透顶,心里头有那么股子怨气,但周逸寒就一定会好受了么?

    自从回到房间以后,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他倒不是气家家,因为她并没有瞎扯,所说的话都是真的,这是容不得他狡辩反驳的!

    他只是在怨自己..

    到底还是把事情搞得复杂化了..

    吃过饭后,两人在房间里面待着也没意思,家家就想到了他们曾经在一起下过的西洋棋,刚巧在这时候用来打发时间,所以她就把棋盘找出来,非要拉着周逸寒跟自己博弈一局。

    周逸寒拗不过她,便就只好答应了..

    “哒..”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安静的一场棋局了,从始至终除了棋子落在棋盘上所发出的声音外,你就连点呼吸声都听不到..

    “吃!..嘿嘿..周殿主你要输了哦..”

    家家在下棋的过程,已然是拼尽全身的修为去尽量的活跃气氛了,她知道周逸寒的心情不好,所以就想尽办法去逗他笑,甚至是在棋盘上放水,装作没有注意到的去露出破绽给他创造赢自己的机会,以为这样他就会好了。

    却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的,周逸寒的棋艺突然变得特别的差,自己就差把破绽都摆到他眼皮子底下了,他都没有发现,纯是拿着颗棋子在那里乱下一通..

    “好啦好啦!..”

    最后,家家实在是被他逼得没了办法,只得是把手头的棋子放下,对着他这么说道:“我知道你还在气我不该擅自把咱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告诉小月姑娘,要杀要剐我就在这里坐着,大不了我随你处置就是了!..”

    “我没有生你的气,因为你并没有说错。”

    周逸寒说的是真心话,但他耷拉着张脸,就算说的是真心话,家家也是不会相信的。

    直接站起身来,用手去扯他两边的脸颊,回道:“还说你没有生气,瞧你耷拉着张脸,欺负我看不出来吗?”

    “都说了我没有生气!”

    周逸寒皱了起眉,伸手将她的手掌打开,遂而垂下眸来,将指尖的棋子摆在棋盘上,道:“我只是个打工的,又不是卖笑的,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我何必惺惺作态?”

    此言有理,但家家闻后,却再道:“怎么没有值得开心的事情,我们两个现在已经在一起了耶,难道这不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吗?”

    “呵..”

    话落,总还是引来了周逸寒的一笑,活脱脱的假笑,抬起头来瞅着她说道:“小姑娘,你信我一句话,在这普天之下,只有你一个人敢觉得这会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与之相比,我反而觉得你这么在棋盘上让我,要更加好笑的多了..”

    “原来你看的出来呀!”

    闻言,还是令家家吃了一惊,本来还以为他是已经气得丧失了大局观与判断能力呢..

    同时,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周逸寒也难免会有些嫌弃的再度说道:“你把破绽让得这样的明显,就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了,我堂堂七尺男子,就算棋艺再不精湛,也不需要你让子让到这种地步..”

    “都被人小瞧到这种地步了,我还有什么可笑的啊?”

    他的话,把家家说的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难怪他始终都没有去下过自己给他提前布置好的破绽里面,原来竟是自己玩的有些太过火了..

    “好啦..对不起嘛..我还不是看你不开心,就想要让你赢棋来换换心情嘛..我们重新下一盘总可以了吧..”

    说着,她把盘上的棋子全部打乱,而后再逐一复位,先帮周逸寒把棋子统统摆好以后才是自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