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梦醒时分
    这还是第一次有同行颐高气使地对自己说话,汪飞宇掏出证件,对这个巡逻警察说:“你给老子看好了,我也是警察!”

    “警察?”巡逻警察看着汪飞宇手里的证件,不以为然地说,“我怀疑你在滥用职权,伤害车主。”

    这巡警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汪飞宇念在他尽职尽责的份上,就一直压着火气。

    宁浩在驾驶椅上扭动着身体,一副奋力抵抗的表情,估计梦里的情势非常紧张。

    顾不了那么多了,汪飞宇拔下加热好的点烟器,狠狠地将它按在宁浩的手臂上。

    呲……

    正在被杰克追赶的宁浩手臂一阵疼痛,他看到上面顿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烫伤烙印,这是汪飞宇在唤醒他。

    可是,怎么自己就是醒不过来呢?

    杰克越来越逼近,而宁浩则上气不接下气地一路狂奔。

    终于跑到了一个池塘边,他纵身跳进了水里。

    现实中,巡逻警察已经把枪抬了起来,对准了汪飞宇:“你疯了吗?你到底要把车里的人怎么样?你赶快给我从车上下来!”

    巡逻警察声嘶力竭地叫喊着,额头上噙满了汗珠。

    这下可好了,自己被误会了,可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要怎样解释,对方才会相信。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朋友被梦里的恶人追杀,现在根本醒不过来,我是在用点烟器唤醒他!”

    “我信你个鬼!”巡逻警察一动不动地拿着枪,做出随时对王飞宇开枪的姿势,“你这个疯警察,我工作这么久,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同行!”

    汪飞宇顾不得这么多了,他身手敏捷地一开车门,车门撞到巡逻警察,他手里的枪掉了进来。

    他拿上枪,才发现这把手枪并没有上膛。他立刻上膛,跳下车,把手枪对准了巡逻警察的脑袋。

    从后腰处取出手铐,把巡警铐了起来。

    “你这个疯子!”无法动弹的巡警大骂着。

    汪飞宇根本不管他,直接朝马路对面的药房跑去。

    一进去,店员看到他手里拿着枪,以为是打劫的,立刻举起了双手:“钱在收款机里,你随便拿。”

    汪飞宇出示了证件:“我是警察,现在急需兴奋剂,你们这里有吗?”

    那穿着制服的店员说:“我们这里只卖三菱酸腺苷二钠片。”

    “这是什么?”

    “它能够参与体内脂肪、蛋白质、糖和核酸的代谢,能够有效促进以上三大物质进行正常生理代谢,也是人体能量的来源。”

    “我朋友现在昏睡不醒,我要他立刻醒过来!”

    这时,一个医生走了过来,他紧张地说:“警官,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需要注射肾上腺素,可是注射肾上腺素是需要处方的。”

    汪飞宇看着这位医生道:“你马上给我朋友注射,我需要他醒过来!”

    “可是……”

    “快,现在就弄!”汪飞宇把枪对准了这个医生,“事关人命!”

    “好……好的,我马上去拿针水。”

    医生配好了针水,拿着一支装着针水的注射器走了出来。

    汪飞宇带着他来到了车里,却见宁浩已经开始急促地喘气了。

    梦中,杰克随着宁浩一起跳进了水池里,他抓着宁浩的腿,奋力将他拖入深渊。

    宁浩此时呼吸困难,几乎快要溺死了。

    刺痛……

    宁浩的三角肌感觉像被针刺入一般。

    他顿时感觉自己心率加快、血管收缩压升高、代谢加速,兴奋中枢立刻调动整个身体活跃起来。

    现在有力气了!

    他立刻摆脱了杰克的拖曳,朝水面快速地游去。

    哗啦啦啦!

    浮出水面的一刻,宁浩睁开了双眼,喘着粗气,只看见自己已经躺在地上,眼前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陌生男子,还有汪飞宇。

    “你总算醒过来了,害得老哥袭警……”

    “袭警?”宁浩不明所以。

    汪飞宇把宁浩从地上拉起来,指了指一旁被他铐上的警察。

    说道:“这人差点害你送命。不过,他也只是例行公事,并没有错。不过,他差点好心办了坏事。”

    他把巡逻警察的手铐解开,那警察一脸愤怒的表情:“你怕是想丢工作,我要检举你!”

    “哥们,刚才你也看到了,我朋友这个样子,差点死在梦里,要不是情况紧急,我会干那种发神经的事吗?”

    “警察大哥,刚才真是误会!”

    宁浩喘着气,他左肋上的刀口还在流着血。还好伤口不深,没有生命危险。

    “兄弟,你得去医院!”巡警说。

    “谢谢,那就让我朋友带我去吧。”

    那巡警愣了汪飞宇一眼,有些怀疑,他问宁浩:“你确定不需要我跟你一起去?”

    “不需要了,我这朋友靠谱,而且他也是警察,您就放心吧。”

    一旁的医生说:“得先简单处理一下伤口,再去医院检查。”

    汪飞宇点了点头,扶着宁浩,随口对巡警说:“喂,拿一下他脱在车上的衣服,跟过来。”

    那巡警一脸不悦,这丫的拽得二五八万,真是今天出门见鬼了!

    他打开车门,把宁浩的衣服拿上,跟着他们来到了药房的急诊室。

    处理好伤口,宁浩穿好衣服,汪飞宇对巡警说:“老兄,刚才是我鲁莽了,希望你见谅。”

    那巡警还是皱着眉头,并没有因为汪飞宇的客气话而阴转晴,他说:“这事得做处理,我怀疑你故意伤人。”

    宁浩赶紧说:“警察大哥,真没有。”

    那人看宁浩这样说,更加疑惑,他都被这吓人警察虐待成这样了,还为他说话。

    摇了摇头,巡警大哥叹了口气:“妈蛋,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说罢,便扬长而去了。

    巡警走后,宁浩跟着汪飞宇上了车,他的伤口隐隐作痛,他咬着牙说:“你也看到了吧,我没有说谎。而且,那丫的是冲我来的,可是我就怕这鬼东西会转移到其他人的梦中,这样会死更多人。”

    汪飞宇发动了车,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估计你是不能睡觉了……”

    他说的没错,现在只要睡着,那个叫杰克的怪人又会闯入自己的梦中。

    只能待会去医院开一些抑制睡眠的药,可是这样一来,宁浩估计身体会吃不消。

    来到医院,一切弄好以后,他询问了医生:“医生,有没有什么提神醒脑的药,可以开点给我吗?”

    医生纳闷地看着宁浩:“你现在要注意休息,保证睡眠,干嘛还要什么提神醒脑的药。”

    宁浩被拒绝了,出了医院,汪飞宇递给了他一样东西:“拿,这就是你要的提神醒脑的药。”

    看着手里的东西,宁浩无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