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8章
    “你是做大事的人,做大事!可你这样,和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玉天喊道。

    他的情绪激动到无以复加,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的舅舅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或者是因为,在他心里王邦就不是他的仇人,他就不该被玉青轩杀死。

    玉青轩看着玉天,情绪慢慢平复下来,语气也冷却:“没错,我就是这样,你,以后也会成为这样的。”

    他的语气不仅仅是冷下来,它已经变得像亘古不化的冰川。

    这冰川再次出现的时候,足以把它周围一切的东西全部冰封。

    所以玉青轩和玉天都陷入了沉默,冰封一样的沉默。

    在这好似来自于亘古的沉默之中,时间慢慢流逝,知道这片亘古结束。

    终于,玉天说话:“我从来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玉青轩沉默,这既然是玉天失望地表达,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和他说什么。

    但是玉天继续说道:“但我不怪你,我知道你经历的实在是太多。”

    于是冰川一样的玉青轩开始融化,他的脖子慢慢解冻,他的头也轻轻地点了一下。

    “刚刚是我太激动了,舅舅,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玉天继续解释道。

    玉青轩的舌头也已经融化,他回问道:“不明白什么?”

    玉天想了一会,才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才会对……可是王邦真的不像是我们的仇人。”

    玉青轩知道玉天已经接受了王邦出卖炎狮一脉的事情,他终于舒了一口气。

    然后,玉青轩答道:“你现在遇到的人还不多,以后你自己会慢慢明白的。”

    玉天却摇头道:“不,有些事情等我我遇到那些人的时候,就晚了。”

    这件事是不可否认的,玉天一直是一个比较有远见的人,而且玉青轩也一直想着要和他说明白这件事。

    所以玉青轩还是会和玉天解释的。

    “所以你现在最不明白的是什么?”玉青轩问道。

    玉天丝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王邦,他如果真的是出卖我父亲的人,为什么会对我那么好,没道理的。”

    玉青轩点点头,对于玉天的疑惑也表示认同,他喃喃道:“对啊,刚开始他见到你的时候,你对他完全没有威胁,而且他也没有遇到我和林殿,完全可以斩草除根,可他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玉天右手做拳,捶了捶在自己的左手说道:“就是这么回事啊。”

    玉青轩轻轻摇头,苦笑道:“我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个,你听没听说过有一句话叫做大恩如大仇?”

    “大恩如大仇?”玉天重复了一遍,预期中的疑惑不言而喻。

    玉青轩也跟着重复了一遍:“没错,大恩如大仇。”

    “我不明白,恩就是恩,仇就是仇,恩将仇报的人没有那么多吧。而且,更不能说是大恩如大仇!”玉天莫名其妙。

    玉青轩笑道:“你还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所以光这么说你还是不明白。”

    玉天皱眉,有些不满意地说道:“那你也得跟我说说啊。”

    玉青轩道:“比如说,你救下了一个被人击败,将要被杀死的人,那你是不是对他有大恩?”

    玉天答道:“当然了。”

    “可是这天大的恩情,却是他人生的污点。”玉青轩说道。

    玉天不明白,或许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

    玉青轩继续解释:“如果他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可若是你救下他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人们就会在背后议论,对他指指点点,这岂非是他的污点。”

    玉天还是不解道:“这就算如此,这也不算是大仇啊。”

    “哼”,玉青轩冷冷一笑,说道:“他若是想洗清这些,就只能证明你并没有救过他,那他就只有击败你、甚至是杀了你,以此来证明他不需要你救,这污点也就没有存在的根据了。”

    玉青轩解释清楚的时候,玉天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感觉后背发凉。

    他自己想了想,自己好像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当年年在青山寨的时候,他曾帮过那酒馆的掌柜,可掌柜的就在当晚给他下了药,并把他绑起来要送到青山寨上,这与玉青轩所说的虽然不尽相同,但感觉也是同一码事。

    这时候,玉天才明白人性的险恶。

    但他又马上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他问道:“可是王邦的事,好想和你说的不一样吧。”

    玉青轩冷冷道:“不仅不像,而且恰恰相反!”

    玉天认可的点了点头,担又更加不明白,他不明白玉青轩跟他说了这么多,难道是没有用的吗?

    当然不是,玉青轩从来不会对玉天说没有用的东西,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

    所以玉青轩继续解释道:“虽然恰恰相反,但它也昭示了人性究竟是怎么样的。”

    玉天听着,点了点头。

    “它们一个是善中的恶,一个是恶中偶尔出现的善意,就如同塞翁失马。”

    “王邦之所以会对你好,是因为他出卖了炎狮堂,他于心有愧,说不定在那之后他会整晚整晚的做噩梦。”

    “他对你好,是因为这样就可以给他的心找一个解放的依靠,他觉得这样就算是赎罪!”

    玉天听着玉青轩说的,慢慢开始明白了玉青轩的意思,好像也开始理解了玉青轩为什么这么做。

    “但无论如何,无论他怎么对你,都洗不干净他身上的罪孽,都不能让这仇恨烟消云散。有些事情他既然做了,就一定要付出血的代价!”

    “而且,他既然能出卖炎狮堂一次,就可以出卖炎狮堂一万次!下一次,如果还有向之前一样让人无法拒绝的好处,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出卖你!”

    玉天看着玉青轩肯定的眼神,又陷入了深深的怀疑。

    他现在不是怀疑玉青轩,而是在怀疑所有人,怀疑所有人的人性。

    难道它就真的这么黑暗?

    但直到现在,他所看到的确实如此。

    这怀疑像是无限循环一样,让玉天永远不能摆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