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389 旧情未了
    萧小小这才想起来,夹山山脚下的土质好像与其他地方不同。

    她刚刚和宗舒视察过壕沟工事,那里的土质很肥沃,以宗舒的话说,是黑钙土,有利于稻米生长。

    但夹山山脚下却是很少长草,夏天雨水倒是不少,然而地表的水都是咸的。

    契丹族一些老弱病残放了不少羊,还有一些燕人养了不少鸡鹅,都时不时到山下喝水。

    这种羊正是喝了这种水,补充了不少盐分。所以杀出来的羊肉,连盐都不用放。

    这种羊肉吃起来又鲜又香。

    在这里草都不长,能长稻米吗?

    萧小小心想,也许宗舒光看了壕沟的土质,没有注意夹山山脚的情况。

    按宗舒的说法,在草原上倒是可以种,但是这地方不保险,等你种好了,金人过来就抢跑了。

    在夹山下种倒是很安全,但最大的问题是:种不活!

    第二天,萧小小提出了这个问题。

    宗舒说道:“嘿嘿,没有什么种不活的!你只管给我调人,你就看看,为夫的本事!”

    在后世,水稻专家培育了一个品种,叫做海水稻。

    海水稻也叫做耐盐碱水稻,其适应性强,不仅抗盐碱,还抗病虫害、抗风、抗涝,不需施肥锄草,平均亩产可超八百斤。

    曹宗申带着两各奚人来了,宗舒让他们先挖掘塘。

    挖到一定深度,露出了胶泥土质,这种土质不易渗水,而且地下水位较高,很适合养鱼。

    盐碱地不适合草的生长,但绝对适合养鱼。

    夹山一带离黄河的“几”字形拐弯已经不远,那里有鱼。

    鱼的生存能力极强,可以在泥沙俱下的黄河里生存,当然就可以在盐碱地的水泊里生存。

    燕人很早就是辽国的子民,他们擅长的还是农耕,也会养鱼养牲畜。

    宗舒给大家画了一张示意图,这叫做:盐碱地种养殖一条龙良性循环试验田。

    在稻田旁边挖鱼塘,紧挨鱼塘盖鸭舍鹅栏。

    鸭、鹅到鱼塘吃食过程中,给鱼塘以养分,鱼在鱼塘里生息也给鱼塘的水以养分,再用鱼塘里的水灌溉稻田,这样水稻生长的环境就会越来越好。

    这是一种天然的改善盐碱地土质的好办法。

    当然,稻田的土质也要改善。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从草原上挖来黑钙土填到这里,开挖排水沟。

    一到雨季,充分发挥排水沟的作用,让水集中到鱼塘,或者直接排往他处。

    现在,夹山也已经有了一道现成的壕沟,战时用来防御,平时用来排水。

    只要将此壕沟再加上加宽,就会成为改良土质的一大农业水利设施。

    同时,在稻田里多撒鱼虫,将鸭、鹅还有大雁赶进稻田,它们一边吃喝拉撒,一边啄食稻田里的杂草和害虫,成了天然“除草机”。

    宗舒的讲解,让萧小小有些疑惑。

    他讲的这些,怎么在《稻书》里没有?难道他来过北方?不可能啊。

    “小小,先不必说你这时,就算是再往北的地方,照样可以种出稻子。在兴安岭以东,在会宁府就可以种出来。”

    宗舒接着说道:“我已经送给完颜萍一本《稻书》和稻米种子,让她在东北种。”

    萧小小猛地一推宗舒:“你,你这是何意?你对完颜萍,难道是旧情未了?”

    宗舒蒙圈了,我对完颜萍,旧情未了?

    此话从何说起?

    我什么时候对完颜萍有“旧情”了?

    “小小,不得不承认,完颜萍长得确实好看,”宗舒看萧小小要飚,马上说:“但是,她的美,远不及你之万一!”

    “完颜萍恨不得杀了我,我怎么会对她产生感情?”宗舒赶快分辨。

    萧小小似笑非笑地看着宗舒,嘴角撇出了些许揶揄。

    “小小,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好几次我对她下不了手是吧?吴非所说,都是实情。但,我对女人,哪怕他长得再丑,我也下不去那个手啊。你看我,打过女人吗,伤害过女人吗,没有啊。”

    “当然,完颜萍一路上也没有对我们放箭,那主要是我有瓷胸罩。当然,我送她瓷胸罩,那是为了将来做金国的生意。当然,完颜萍那是想抓住我,当然,完颜萍是想抓住我们的马,看看到底我们的马为什么这么能跑。”

    “当然,当然……你明白了吧?”

    萧小小看宗舒终于说完了,笑了笑:“我说什么了?我忘了。”

    “我和完颜萍旧情未了啊,”宗舒话刚出,就感到上了萧小小的当,连忙说道:“我给完颜萍稻米种子,那是为你着想啊,小小。”

    给完颜萍稻米种子,是为自己着想,这,扯得上吗?

    “小小,总有一天,你、我会征服整个北方,包括金人的会宁府,甚至整个兴安岭一直到太平洋。那个时候,完颜萍就是你的子民,那里的土地和物产,将成为你我的天下。让金人早一点开发北大荒,到那时,北大荒变成北大仓,不香吗?”

    宗舒说着说着,挥起了手,颇有一幅指点江山、纵横天下、睥睨众生的气度。

    这一情景,不禁让萧小小迷醉了,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出色而又迷人。

    现在,自己只不过在夹山一隅,说好听点,是养精蓄锐,说难听点,是被动挨打。

    自己只是想着有一天,能恢复故土。而宗舒,却想到了将来的征服,不仅想到将来的征服,还想到了整个北方的建设发展。

    此时,萧小小直感到有一种错觉,宗舒才是帝王,而她只是帝王身边的一个小小的奴卑。

    仅仅半月时间,两千名奚人就整好了三十来亩地。

    宗舒挑选最好的一亩地,地势最高,不容易被淹,土层最高,仅仅腐殖层,就足够稻米生长提供营养。

    这是宗舒用来育苗之田。

    所有的燕人都跟在宗舒身边,宗舒边做边解说。

    其中有一个燕人是早年的落第秀才,被宗舒任命为屯田的负责人。

    燕人在辽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燕人其实就是住在燕云十六州的汉人。

    他们很早就被划给了契丹族管理,不到二百年的时间,足够抹掉一切距离,燕人与大宋的距离。

    但燕人在辽国一直是二等甚至是三等人的存在。

    自从去年宗舒到了夹山,燕人的地位急剧上升。

    现在,这些燕人又在宗舒的带领之下来屯田种稻,辽人对他们的看法绝对会大大改观。

    宗舒是谁?是整个辽国的恩人!在宗舒手下做事,燕人在辽国的地位自然会提升。

    因此,宗舒把夹山种稻一事交给了燕人。

    燕人从此吃住都在山脚下,把这些稻田当作自己的父亲一样侍弄。

    宗舒走到哪里,萧小小也跟到哪里。

    萧小小知道,等稻米育苗差不多的时候,宗舒恐怕就要回大宋了。

    这时,天上传来鸟叫声,那是正在盘旋的海冬青。

    海冬青示警,这意味着:金人,有动静了!
为您推荐